当前位置:主页 > 黄金 > 正文

顾顺章叛变后留下诸多谜团(图)

发布时间:[2018-01-24 13:27:30] 来源:网络整理

 

顾顺章资料图片


  1931年4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委三位领导之一,中央特科的主要责任人顾顺章在汉口被捕,随即叛变。他一口气供出了中共在武汉的湘鄂边区特委、中央军委武汉交通站、湘鄂边区红二军团驻武汉机关等,中共在武汉的地下组织几乎无一幸免。

  是否隐瞒了许多机密?

  顾顺章被捕叛变后,坚持要到南京面见蒋介石才肯供出中共中央在上海的重要机关,这就给了中共中央一个宝贵的转移时间。向忠发、周恩来、王明等领导人都撤离到了更加隐秘的住所,但是中共地下组织还是遭到了极大的破坏。顾顺章为了邀功,又先后出卖了中共中央几个极其重要的负责人,如曾任黄埔军校总教官的恽代英、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向忠发、时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的蔡和森等。

  顾顺章是中共历史上罪恶最大、危害最大的叛徒,但据最新发现的资料,他在大出卖的同时,还作了相当多的保留。

  据《中国共产党史稿》中记载,顾顺章在被捕后有这么一段供词:“共产国际派遣代表9人来上海,即系国际远东局,大多数是俄人,也有波兰人、德国人,姓名住址都不知道。远东局主任,名叫牛兰,我们都叫他老毛子。”实际上当时远东局在上海仅2人,一个波兰人,一个美国人,恰恰没有俄国人。牛兰绝非远东局主任,共产国际远东局的负责人米夫不久前还在上海,并曾和顾顺章多次开会见面,远东局在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就特别提到了这一点,认为顾顺章有意隐瞒了许多重要秘密。

  一方面穷凶极恶地带着特务亲自到香港去诱捕同志,另一方面故意隐瞒了许多机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或许是顾顺章叛变后留给我们的第一个谜团!

  陈赓为何拜访顾顺章?

  顾顺章叛变以后,被徐恩曾安排在南京城南双塘巷居住。徐恩曾不放心,就委派自己的亲信王思诚做他的秘书,同时让同为中共叛徒的王田标、李志远等住在一起,以便监视。

  为了提防中央特科红队的报复,顾顺章深居简出,偶尔有事外出,除了带上保镖,还特意进行面容化妆。

  由于顾顺章的妻子张杏华在顾顺章叛变以后被特科红队镇压,徐恩曾就委托王思诚替顾顺章介绍一位女子做后妻,此人便是南京的一位年轻姑娘张永琴。结婚以后顾顺章一家搬到了南京细柳巷41号。

  这时发生了一件大事。据顾顺章的后妻张永琴回忆:1933年春末夏初的一个深夜,大名鼎鼎的陈赓来到了细柳巷顾顺章家里,与顾顺章见面,促膝长谈,整整谈了一个晚上。他俩是在二楼孩子住的那半间房的后半间谈的,说些什么,张永琴也不知道。一直到天蒙蒙亮,陈赓才走。

  1926年间,陈赓曾和顾顺章一道到苏联学习过特务工作,回国后便在中央特科担任顾顺章的副手。各方面材料都表明,顾顺章、陈赓以及特科负责交通电讯工作的李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1933年的这一个夜晚,陈赓为什么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到南京细柳巷见大叛徒顾顺章?他们又谈了些什么?这似乎又是顾顺章叛变后给我们留下的一个历史谜团。

  在日本近5个月做了什么?

  1934年初,顾顺章又搬家了。其实顾顺章与陈赓在细柳巷见面以后,不久就被保镖林金生出卖,将顾顺章写给戴笠的信直接交给了徐恩曾。顾顺章与徐恩曾大吵了一场,便由徐恩曾安排搬过一次家,住到了一所由中统严密看管的小屋安品街70号。

  徐恩曾与戴笠那时已水火难容,徐恩曾的中统逮捕了顾顺章,戴笠又对顾顺章颇为佩服,经常将顾顺章“借过去”用用。徐恩曾表面上笑眯眯地答应着,心里却非常不快,多次警告顾顺章不准与戴笠私下有任何关系。后来顾顺章给戴笠的信被徐恩曾拿到,徐恩曾自然非常不满,他还曾当面威胁过顾顺章,说是要枪毙他,顾顺章从此装病在家,不问世事。徐恩曾和他的弟子,中共叛徒费侠几次前来探望顾顺章,顾顺章拿足了架子,依然称病不起。近半年的时间,他就写了一部书,名叫《特务工作的理论和实践》。这部书同样是由他口述,由旁人整理的,是国民党特务系统内很重要的一本理论著作。为了缓和与顾顺章的关系,徐恩曾将顾顺章从安品街搬出,在南京城南甘露寺5号为他租了幢独进独出的小屋,也相对放松了对他的监视。为了表示自己对顾顺章的信任,徐恩曾特意由中统出钱,安排顾顺章到日本去休息养病。1934年4月末,顾顺章去了日本。

  1934年初夏,张永琴带着顾顺章前妻生的女儿顾利群也来到日本,住了将近1个月。他们一家三口游览了京都、奈良、伊豆半岛的热海等小城镇。这是顾顺章一生中最惬意轻松的日子,但为了回家照顾婆婆与自己的父母,张永琴带着顾利群先回到了南京。徐恩曾亲自将张永琴接了去,详细询问了顾顺章在日本的情况,并关照张永琴写信给顾顺章让他早点回来。就这样,经不起徐恩曾的一再催促,顾顺章于1934年9月回到了南京。

  顾顺章在日本住了近5个月的时间,他干了什么?他又接触了些什么人?从未见到任何资料披露过。据张永琴回忆:顾顺章回南京不过两个星期,10月2日吃过晚饭,就被徐恩曾接去谈话,从此一去不返……

  突然遭枪决的真相是什么?

  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在他晚年撰写的回忆录中详细描述了顾顺章事件的经过,他写道:“我所遗憾的是,这位具有特殊贡献的朋友,不曾和我合作到底。1935年春,因和敌人重新勾结而被处刑。由于他不安分的本性,我虽然尽量优待他,日子一久,他仍感到不耐,要找政治上的出路。”

  “我们这边找不到,又去和共产党勾结,向共产党提供我们内部人事和业务报告,后又发现他有实现暗杀计划后逃往江西苏区的准备,我只好将他放弃了……顾顺章是唯一叛变后又想回到敌人怀抱里的一个。”

  顾顺章真的会幡然悔悟,重新想要回到共产党内来?他与陈赓是否真的见过面?如果见过面又彻夜长谈了些什么?他日本之行又见了些什么人?为什么他刚回到南京,徐恩曾就迫不及待地将他用铁链子穿透锁骨关押起来?这就是历史留下的一个谜了……